立新七针
网站公告: 欢迎光临本立新七针针灸研究所门户网站!
023-66297169
七针介绍

24小时全国服务热线

023-66297169

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是问题, 请随时与我们联系

查看联系方式>>
七针介绍 当前位置:主页 > 七针介绍 >

立新七针之员利针

文章来源:重庆立新七针    时间:2018-03-19 15:28

  

《灵枢•九针十二原第一》:“员利针者,大如氂,且员且锐,中身微大,以取暴气。”

《灵枢•官针第七》:“病痹气暴发者,取以员利针。”

《灵枢•九针论第七十八》:“虚邪客于经络而为暴痹者也。故为之治针,必令尖如氂,且员其锐,中身微大,以取暴气……员利针,取法于氂,针微大其末,反小其身,令可深内也,长一寸六分,主取痈痹者也。”

在开篇之前,我要先做一些说明,其实九针里面,我最推崇的得意之作,就是员利针了,这支针也最能代表我付出的心血。所以多年前,在我还没将员利针推向网络的时候,我就给她拿到了几项国家专利。这样做的目的,主要是防止小人抢注专利,我辛苦研究九针这么多年,如果到头来被人家抢注了,反过来限制我研究运用的话,我岂不是喊天天不应,呼地地不灵?我必须先做好正当防卫的准备。

 

请一定要辨识一下,《灵枢经》九针里的是叫员利针,不是市售那种圆利针哦,否则你后面必定越看越糊涂。要解读内经九针之员利针,首先必须为员利针正名。现在很多人都以为市面上销售的圆利针就是《灵枢经》里的员利针,其实两种针的形状不同,功效也是不一样的。就文字来说,员与圆是两码事,古汉语文字是以象形字为主,这个“員”字用来表示员利针是很合乎情理的,前面一个圆头,后面连着一个圆柱,与员针一样,是以象形义命名。而“圓”字则表示员被框住围了起来,如果用来给针具取名,就表示受限无法施展,于理不符。而且我们现在公认最权威的《灵枢经》版本,应该是明代赵府居敬堂的版本了,我们看这书原版影印本上面的员利针字样全都是写的“員利針”,只有在近代的一些铅字印刷版内经书里才出现了“圆利針”。最重要的一点,《灵枢经》里把员利针的功用写的清清楚楚,是专门用来治疗筋痹的一种针具,是扎筋用的,针的形状是如牛尾巴一样的,而市售圆利针则主要是用于肌肉斜刺,是扎肌肉的。其形状也与《灵枢经》描述的员利针完全不符,它只是一支稍粗一点的毫针。也不能说是粗一点的毫针,因为《灵枢经》九针里的毫针本来就有这么粗,具体的观点,后面我讲毫针的时候再说。

 

最早我对员利针产生灵感,是在2009年,那时候我还在和济刺灸诊所坐诊,医术受西医理念影响比较大,治病方面常产生很多疑惑,很多病痛都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,疗效不好压力就巨大啊,所以头发白得很快呢。临床搞疼痛的医生就能体会到我说的那种感受,我那几年经常是晚上睡梦中也在给患者扎针治疗,梦中的情景就跟白天诊所里一样的在忙碌。有一天晚上做梦,一个中年妇女对我说她膝关节里面痛,蹲下去和起来都痛,我当时就在想,这怎么整呢,然后就看到旁边桌子上有一本书上依稀写有几个字“膝中痛,以员利针,刺膝无疑”,这时候我一下子就醒了,坐在床上发愣,我在努力回想梦里那几个字。然后我就翻阅床头柜上的《灵枢经》,在《灵枢•杂病第二十六》里找到这么一段文字:“膝中痛,取犊鼻,以员利针,发而间之,针尖如牦,刺膝无疑。”后来我回想这事,常感觉不可思议,我是不信鬼神的,我想应该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,估计是某天我看《灵枢经》的时候,这一段文字不经意的印到我脑子里去了,所以才会发生梦里的情景。然后我又翻阅了关于员利针的一些章节,一下子就产生了一些思路,睡不着了,我爬起来,工具箱里翻出榔头钳子锉刀砂布不锈钢焊条这些东西,半夜三更的到楼顶去做了我的第一支员利针。

 

第一支员利针做出来的形状跟现在的员利针还是比较像的,只是那时候对“反小其身”没有理解好,针身做得很细,也没有针柄,总共才长不到两寸,特别是那时候我对员利针的治疗理念完全不清晰。我的手工艺技术还是可以的,针做好了我爱不释手,就放兜里随身揣着。很神奇的事往往也很巧合,我第二天诊所上班的时候,真的就来了一个膝关节痛的妇女,我那时候对用小针刀扎髌下脂肪垫有些经验,所以就想到用昨晚上做的“员利针”来扎髌下脂肪垫试一试,针具消毒之后就从外膝眼(当时理解的犊鼻)进针,斜刺了髌下脂肪垫,有效果!当即患者就活动自如了。我大喜过望,以为自己发明了神针,呵呵,于是后来凡是来了膝痛患者我都用这个方法去治疗,结果大部分疗效都不好。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在遭受几次打击之后,就扔掉了这支员利针。这一治疗理论直接导致了员利针的夭折,直到2010年我从和济诊所辞职专心投入研究九针,才再一次捡起员利针进行研究。我在自己和家人朋友身上做了无数次试验,我的膝关节似乎就是专门用来让我做实验的,现在还能看到针孔累累的痕迹。随着对《灵枢经》的逐渐深入理解,并在临床中患者身上不断总结修改员利针的治疗思路,直到2012年申请专利,才算真正成型了。

我讲这些经过,并不是浪费笔墨,也是为了让大家更深刻的认识员利针,做了一个铺垫。《灵枢•九针论第七十八》曰:“员利针,取法于氂,微大其末,反小其身,令可深内也。”氂,在古代是比喻牛的尾巴,牛尾是什么形状?见过牛的就知道了,就是象一支毛笔一样的,在这里我专门拍了牛和尾巴的照片给大家看。牛尾巴的形状就是“且员且锐,中身微大,反小其身”,所以员利针的形状大概就是如此,前面针尖如毛笔尖的形状,又圆又锐,中部稍微粗一些,后面针身相比之下更细小一些。


 

员利针的作用,是“令可深内也,主取痈痹”。这句“令可深内”,似乎是说可以扎针进入里面很深的意思。可是员利针的长度,总共才一寸六分,再深又能够深到哪里呢?《灵枢经》并不主张扎肌肉,所以员利针绝不可能是用来往肌肉深处扎的针。《刺灸心法要诀》有云:“员利针形尖如氂,主治虚邪客于经,暴痹走注历节病,刺之经络实时痛。”从这几句话可以大概了解员利针的功用。根据员利针的长度,也是一寸六分,那么按照我前面的分析来看,这个针所治疗的部位,也应该是在肉分间这个层次。“令可深内也”,说明针头是要扎穿进去的,肉分里除了筋膜就是筋了。筋膜是不可以伤的,伤了就会泄漏元气,肉更不可以伤,所以这样推测下来,员利针就是用来治疗筋的了。

 

 

为什么说员利针是用来扎筋的?因为员利针是用于“取暴痹”的,暴,在古汉语里,有突然、猛烈等意思,暴痹就一定是很痛的痹症了,什么痹症才会暴痛呢?筋挛节痛,如果寒湿冷凝侵扰到筋,就会引起筋的挛缩,筋的挛缩就会牵扯肌肉,由于筋的力量相比肌肉来说是很大的,互相撕扯之下当然就引起肌肉剧痛。我在2002年曾学过中医接骨,那两年治疗一些外伤骨折后遗症患者,观察到很多手腕骨折的患者,打了石膏用三角巾胸前吊着,两三个月后,手腕骨折处倒是长好了,可这时候肘关节和肩关节的筋却缩了,手臂伸不直,抬举也不行。如果强行的伸直或抬举,患者就会发出惨烈嘶叫声,谁都受不了,所以我从中认识到筋缩在治疗一些痛症中的重要性。

 

 

《灵枢•官针第七》:“病痹气暴发者,取以员利针。”如果筋痹发作了,就可以用员利针治疗,尖锐而员形的针尖可以刺过筋结,然后将“中身微大”也就是鼓起来的身子挤进去,就相似于起到了一个扩张的效果。员利针是反小其身的,所以尖头圆肚身小的员利针挤进筋里穿过去之后,就是“深内”了,由于针身比较小,所以筋在还没被针头扩撑到撕裂的程度时,立刻又缩弹了回来,这样随着员利针一进一出,筋也就张弛有度,不至于被损伤撕裂。筋的密度是比较大的,扩张之后,针具抽出之后原本紧张挛缩的筋,立刻就能获得一些不同程度的松懈,症状也就立刻改善,疗效来得远比“风之吹云,明乎若见苍天”还快。这个道理其实我们在生活中就可以观察到:孕妇大肚子绷得紧紧的,生了孩子之后,肚子立刻就松得一塌糊涂。所以要想让变紧的筋变松,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让它变大,拿大肚子的员利针一扎,一进一出,原本紧张的筋立刻就松了,又不会产生撕裂损坏,肢体正常的活动功能完全不会受到影响。这就是《灵枢经•刺节真邪第七十五》所说的:“刺大者用锋针,刺小者用员利针。”关于这段话,我曾买过一本巨厚的讲针灸学的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,后来看到书上注解这段话的时候,说“治大病用锋针,治小病用员利针。”呵呵呵,真不知专家们为啥要这样理解。我说这些并不是刻意揭谁的短,而是确实我们被别人误导太长时间了,总要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,我一草根啥也不是,所以不怕得罪人,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

 

 

老祖宗的智慧就在于总结出了很多非常安全非常有效的针术,老祖宗推崇的上乘兵法是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,即使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也要尽量想办法以最小的代价来取得最大的胜利。而我们现在很多疗法呢,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我这么说并不是踩踏谁,我也没有任何资格踩踏谁,因为我是这么一路在临床实战中走过来的,我明白其中各方面的内涵,所以我有发言权。我这两年在网上三番五次的提醒大家,要重视气血要重视气血,就是希望唤醒更多人,今后大家不要一看到这个筋紧了,就用刀刃之类的工具去切断它,人在做天在看哪,何况这样做根本就不是治病解决问题的办法。老祖宗设计的员利针实在是太绝了,可惜疗效这么强大的针具却尘封了两千年。我常在想,如果当初朱汉章老师发明的不是小针刀,而是灵枢员利针,那么现在的疼痛市场,又该是怎样一番繁荣景象呢?

 

 

实际上,用员利针刺筋,就可以对相连另一头的肌肉起到松减张力的作用,我们根本就不需要去直接刺激肌肉,比如我们直接用灵枢员利针去扎环跳,很多坐骨神经痛、麻之类的症状立刻就会消失。《灵枢•厥病第二十四》:“足髀不可举,侧而取之,在枢合中,以员利针,大针不可刺。”足是小腿,髀是大腿,“足髀不可举”即泛指整个腿的痛麻等症状,枢合之中就是臀中肌在大转子骨头的附着处,如果不懂解剖,你摸到大转子骨头边缘最紧的那条筋扎就不会错。因为员利针不会产生创损,所以员利针扎完之后,患者下床完全可以自由活动不会有任何影响,如果医生懂得合理运用这一针法,患者的症状肯定只会减轻不会加重。请注意,您千万别理解成国标环跳,如果你按国标环跳去扎,就扎到臀中肌肌腹里去了,伤了臀中肌患者走路会跛的。《黄帝明堂经》对环跳的定位是:“环跳,在髀枢中,侧卧伸下足屈上足而取之。”所以真正的环跳并不在肌肉里。现在我们就可以理解老祖宗为什么说“病在肉,调之分肉”,而不让你直接去调之肉,因为肌肉刺伤了就会痛上加痛更加痛。所以每当我看到某些人用大针长针之类在患者的肌腹上刺、撬、拨、戳的时候,我只好叹息摇头。我要是指出来他这么做不对,人家恼羞成怒之余立刻就会用很多现代医学理论来反驳,结果我反而成了别有用心的人。我要不说呢,看到无辜的患者被他们如此残暴折腾,内心里又实在忍不住想站出来喝止他们。世上任何一个观点都不可能令所有的人认同,总有人跟你唱反调,这是一种自然社会现象。很正常,比如我的《什么是九针》系列写到现在,很多朋友看了我前面的文章都已经认同内经九针的理论非常优越,非常人性化了,可还是有个别人在替那些破坏性疗法辩解:管副作用干嘛只要有效果就行…存在即是合理…不要践踏…不要排挤…不要攻击其他疗法…以和为贵……当然了,我动了别人的奶酪,总会有人公开或半公开骂我的,或借事说事以责难我,这些都无所谓。险恶用心的人大有所在,眼看最近有人借事在媒体网络上泼九针的脏水,故意把李鬼当李逵以混淆是非,我感觉这样下去可能会导致灵枢九针继续尘封两千年,所以我必须将九针内涵写出来,让大家明白真正的九针是啥功效。

 

 

作为医疗行为来说,人命关天,疗效更好更合理的医疗技术就应该发扬光大,疗效差的有毒副作用的理当受到质疑与消灭,除非你眼里只认钱不尊重生命。其实我做了这么多努力,只不过希望大家都来重视内经,推广九针,发挥九针应有的功效,振兴中医针灸。虽然我努力的宣扬立新七针,但我一直都讲得明白:我只是挖掘发现了这些针具而已,这些都不是我的智慧,都是老祖宗的智慧。说到这里,我要再次提醒各位,我讲的员利针,是《灵枢经》九针里的员利针哦,也就是如图所示立新七针之员利针,你别拿市面上买来的那种圆利针来模仿这样扎,那是做不出这般疗效的。

 

员利针的针法是怎么样的呢?《灵枢•官针第七》中关于治筋痹的针法,有十二刺之恢刺,以及五刺之关刺。先讲一下恢刺,“恢刺者,直刺傍之,举之前后,恢筋急,以治筋痹也。”我理解的恢刺就是进针直刺一下,然后向旁边左右各刺一下,然后再前后各刺一下,总共五针,五居中央属土这个理论在内经里还有很大的讲究,那是后话。扎了这几针就可以恢复筋急现象,就如同针刀刺环枕筋膜一样,针刀在筋膜上切割几下,切断了筋膜,筋膜张力当然就减小了,就可以使拘急痉挛的颈项部肌肉松弛,但这一招在内经针术里面是绝对禁止的,从内经气血理论来说,这样做不但危险而且治疗机理也非常谬误。

 

接下来是关刺,“关刺者,直刺左右,尽筋上,以取筋痹,慎无出血,此肝之应也,或曰渊刺,一曰岂刺。”关,也就是四肢的关节,通过人体解剖,我们知道,肌肉附着点的筋或韧带之类,都是附着在四肢关节部位骨缘。渊,在古汉语里是廻水之地,积水的地方,人体关节处正是人体气血所聚积迂回之地,所以渊刺符合关刺之意。为啥又叫岂刺?“岂”在繁体字的写法是“豈”,上面一个山字,下面一个豆,观察自然事物:山是尖的,豆是圆的。篆书文字“岂”的写法上面是山下面是圆形的,所以这里是一个象形取义,这个字的形状就跟员利针是一样的,上尖下圆,所以才“一曰岂刺”。关刺很清楚的指出,筋病要针在筋上,小心不要刺到肌肉出血。刺筋是因为肝主筋的缘故,肝主身之筋膜,与肢体运动有关,肝之气血充盛,筋膜得其所养,则筋力强健,运动灵活。肝藏血,肝之气血亏虚,筋膜就会失养,则筋力不健,运动不利,所以刺筋痹不要刺到肌肉出血。筋大多位于关节附近,所以称为关刺。

 

 

员利针是主治筋痹的,那什么是筋痹?《素问•长刺节论篇第五十五》这样写的:“病在筋,筋挛节痛,不可以行,名曰筋痹。刺筋上为故,刺分肉间,不可中骨也;病起筋炅,病已止。”这里这个节,就不是穴位了,就是指的关节。实际上中医所谓的“筋”,位于皮下,附着于骨关节处,上无肌肉覆盖,少有脂肪充填。因此,筋痹,我理解为筋的挛缩现象,也就相似于我们常说的“筋缩症”。临床治疗疼痛,最简单最好治的就是肌痹,一般的针灸火罐按摩膏药等等都可以很轻松的治愈,甚至很多肌痹稍微保养休息一段时间自己也能好。如果涉及筋痹,那就不容易了,不但不能自愈,还会逐渐加重筋缩,而且很多疗法轮番上阵都见效微弱,而员利针则可以法简效宏。当然,如果涉及骨痹,那更是毫针控们望洋兴叹的了,不过这是属于大针的权限范围。

 

 

筋缩的发生,有人说是由于缺少锻炼运动,似乎有些道理。但我观察到有些人根本就极少运动锻炼,他却没有筋缩现象发生,比如痴傻之人呆坐在家,不运动,吃了睡睡了吃,却没见他们有筋缩发生。这又是何故?其实老祖先早就告诉我们,“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”,筋痹就正是风寒湿所致。所以筋缩现象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受到风寒湿的侵扰,而筋的密度比较大,又是与肌肉关节这些密切联系着的,一旦受寒挛缩就很难自我松展开来,就会紧紧牵拉肌肉关节,形成僵紧板结状态,引起疼痛和功能活动受限。

 

治疗筋痹,“刺筋上为故,刺分肉间,不可中骨也”,意思是针要扎在筋上,也包括肉分里筋膜层的筋结等,但不可以扎到肌肉里去伤了肌肉,也不可以扎到骨面去伤了骨膜。做骨膜触激术的盆友别跟我急眼,“刺筋无伤骨”这个观点不是我发明的,是内经里的观点。

 

 

“病起筋炅,病已止”,炅,是热的意思,因此“筋炅”有筋热之意,根据筋受寒则缩则痹痛生,受热则变软则关节灵活的现象,所以我理解为,筋痹用员利针治疗,让这些挛缩的“筋”变软了,筋痹也就好了。

【返回列表页】
电话:023-66297169地址:重庆市巴南区鱼洞和顺园7号附8号ICP备案编号: 苏ICP备16002473号
工作服定做 工程服订做 订做T恤 美容整形医院